天籟小說 > 言情小說 > 重生九零逆襲嬌妻 > 第190章 切垮
    半晌之后。

    陸遇走回到安然身邊,把放大鏡,手電筒都擱下。

    顧老斜睨陸遇,心道裝模作樣,還以為有什么大本事,也不過如此!陸家的子孫也就是這個水平,看來是他高看了陸遇。

    這些毛料他剛才可是仔細的看過了,認真的說,不是因為他藝高人膽大,他是不會選這種毛料,這一批毛料不怎么樣。

    不過比起外面的那些來說還是有些料子在里面。

    算是矮子里面拔將軍,他挑的那一塊算是成色最好的,其他的都是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他不信陸遇能有逆天的運氣。

    老頭子吃的過鹽都比陸小子吃過的米多。

    見過的人和事更始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“怎么陸先生選好了?”

    楊老板一看老爺子又要開毒腔,急忙打圓場,和氣生財,他做生意陪個笑臉不算什么,沒必要弄得劍拔弩張的。

    陸遇點點頭,“楊老板,這塊您開個價吧?”

    “陸先生,這批貨都是從緬國老坑里拉出來的,雖然外面的表現不太好,可是里面卻是誰也說不清楚,這樣吧,這塊八千塊錢,你看怎么樣?”

    陸遇示意旁邊的陸城,他身上可沒有錢,連張銀行卡都沒有,這里的行規可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。

    陸城拿出卡轉賬。

    安然的一塊錢早就給了楊老板。

    剩下的自然就是顧老爺子。

    這位這一塊毛料和陸遇那一塊不相上下,也就是一萬塊錢。

    絕對突破了剛才楊老板開的價錢。

    “三位,這毛料是要切開!還是拉回去?要是切開!我就安排師傅現在就開機器!”這三位雖然說了對賭,可是楊老板也不會自作主張,話里話外顯得很尊重這些人。

    這就是生意的技巧。

    顧老瞅一眼陸遇和安然。

    “切,當然要切,不然怎么分勝負,老頭子的那塊毛料怎么回來啊?”

    這位鐵了心要收拾陸遇和安然。

    “那就請顧老先請!”

    顧老冷哼,扔下一句:“假惺惺!”

    楊老板笑著道,“那就顧老請!”

    一行人到了解石的機器跟前,看到這邊有人要解石,周圍前來購買毛料的玉石商人紛紛圍了上來,這種熱鬧可是人人都要看的,再說了,如果切漲了,里面翡翠成色不錯的話,他們也會有機會出手購買的,要知道,現在翡翠原料可是很緊張的,好的翡翠原料也是可遇不可求的。

    況且不少人知道剛才的情況,這是兩方面的人對賭,他們喜歡看這種場面。

    不是豪門恩怨,可是也是精彩萬分。

    “顧老,怎么切?”這可是要顧老拿主意的。

    他們不會隨便出謀劃策,萬一一個不好,把明明價值千萬的好東西切成了廢物,那可是賠都賠不起的大事了。

    楊老板自然不會私自做主。

    顧老蹙眉,瞪眼,一臉看到白癡一樣的態度,“一刀兩半,這還用說啊!”

    顧老挑的這塊石頭大概比陸遇那一塊和安然的那一塊加起來都要大,而且顧老真的有兩把刷子。

    指點的位置,可以說正正好,一刀下去,剛剛好露出一片綠色,還沒有損耗很多,算的上是很有分寸,而且經驗老道,安然都不由得佩服,要是自己萬萬做不到這樣的技術。

    咱靠的是作弊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楊老板立刻吩咐解石師傅開動。

    楊老板不在多話,解石師傅已經和邊上的學徒一起把那一塊毛料放到切石機下面,這是一臺進口的切石機,操作起來很是方便,解石師傅得到吩咐也沒猶豫,直接將鋸齒向石頭切去。

    力道,幅度控制的很不錯。

    看得出來是經驗老道的老師傅。

    隨著一陣刺耳的“刺啦……刺啦……”的聲音轟炸耳朵之后,那塊顧老的毛料,已經是從中間被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周圍的人一股腦的圍上前去,嘴里同時發出一聲驚嘆,不用問!肯定是見綠了。

    不過顧老一點都沒有震動,仿佛那毛料不是他的一樣鎮定,安然倒是點了點頭,暗中夸獎老人精,這切石和賭石一樣,該出手的時候就要果斷,不能患得患失的,分寸拿捏的好,一百萬的玉石能最大化增加價值,切不好,一百萬也能變成五十萬,折掉一半的價值都是輕的。

    顧老剛才的眼光,顯然符合了這一點,還狠準的厲害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?顧老還是要繼續切?”

    楊老板有點激動,一刀下去見到了綠,不光顧老有面子,他也跟著沾光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種與榮有焉的榮光。

    這切石有時候挺迷信的,第一刀不出綠,后面出綠的機會就會很小,而且第一塊不切漲,后面的毛料說不準也會完蛋,雖然這些都是些人云亦云,可是傳的多了,也就信的人多了。

    誰也多少信一些運氣直之說。

    顧老的這一刀可是讓人都跟著興奮。

    “楊老板,剩下的還是擦下石頭吧。”

    顧老心中有數,這塊毛料看的時候大概就估摸出來可肯定會出綠,不過是出什么樣的品質的翡翠罷了。

    顧老故意這么做,其實就是一種賭徒的心態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楊老板答應了一聲,師傅已經利落的抱起其中一半的毛料,固定在機器上,隨著砂輪轉動所發出的“滋滋”聲,圍著毛料出綠的一邊打磨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塊毛料里面的翡翠,都是在中心部位,在石頭表面都是些白色霧狀晶體,就連蟒紋都沒有出現,顧老爺子這會也是站在機器旁邊,仔細的看著打磨后露出來的石面。

    隨著解石師傅的動作,破碎石屑飛舞,一時間灰塵遍地,顧老忽然喊了個停字,解石師傅連忙松開了打磨機,只聽到砂輪在滋滋的空轉聲。

    解石師傅端來一盆水,將打磨后的石面清洗了一下,然后失望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展示給顧老看。

    “切吧,出綠的可能性不是很大,不過要是有翡翠的話,應該是靠近石心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切吧,看著要垮,只有薄薄的一層翡翠,而且上面有棉,這一次可是垮大了。”

    安然露出笑容,這不能怪她,她剛才看到了綠,可是有些不服氣!于是想起來自己的錦鯉屬性,于是特意在心里念叨了半天。

    保佑顧老爺子一刀下去切垮。

    誰能知道還能真的有這個效果啊。
秒速飞艇攻略